驱魔狂妃第41部分阅读

    序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所以,便想得到幽王的允许,让我们能多留在人间一段时日,待血魔之事有了了解,便会重回地府,等待轮回。”

    “血魔一事是大事,你与风姑娘能够以此为大任,我也自会向天帝禀报此事。”天心笑了笑,对洛君临道,“羽裳如今也在这冥界,你二人既然来了,正好聚聚。”

    “羽裳,”风铃神秘地笑了笑,“你如此称呼她,莫非羽裳如今是冥王妃?”

    天心但笑不语,但那神情可看出,风铃是猜对了没错。

    “好哇,天心,终于是抱得美人归了。”洛君临胳膊搭上天心的肩。

    “羽裳来到地府之时,正是瘟疫大盛之日,她染了瘟疫。当时的冥王要将那些染瘟疫的鬼全部烧死,而我极力说服冥王,让他给我三天时间,找出破解之药。三日已到,我却未找出解药,眼见着羽裳要被烧死,我们才在这里相聚,我们不要分离,于是便在那火场上成了亲。只是,这事惊动了天帝,天帝悲天悯人,宽限了我时日,我这才找解药,除了这场瘟疫,然后当上了这冥王。”

    天心这几句话,却令洛君临感受到当时情形的紧张,他叹了口气道,“原来不管是人是鬼,都活得这么艰辛。不过还好,结局是好的。所以,我如今最喜欢的一句话便是‘先苦后甜’。”

    “是,先苦后甜。你和风姑娘不也是这样。”天心笑着,与洛君临勾肩搭背地离去。

    而此时,勾魂使者的|岤道已自动解开,带着一群鬼差嚷嚷着进了冥王殿保护冥王。却看着洛君临与冥王称兄道弟地抱在一起向后殿而去,这才开了窍——怪不得这两人如此猖狂,原来两人关系非同一般。

    转过身,风铃便见到勾魂使者恍然大悟的表情。她轻瞅了他两眼,不知为何,一见到他便有种怪异的感觉,可是却又说不好这怪异从何而来。她回转身,若有所思地跟着天心进入后殿。

    后殿里,胡羽裳听到有脚步声,忙迎了上来。她也是个爱玩的性子,如今在这冥界里也闷得慌,却因为是王妃身份,不得不告诫自己要谨守规矩。不过好在,天心常会抽出时间陪他。可不,这会儿,他便下殿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天心,”胡羽裳高兴地喊着,便发现了在天心身旁的表弟和风铃。

    “表姐!”洛君临看着胡羽裳半刻的石化,戏谑地道,“莫非是喝了孟婆汤忘了表弟了?”

    “天,真是你们俩!”胡羽裳开心地道,“你们俩怎会回这里?”

    “鬼魂不都是应该来这里报道吗?”洛君临笑了笑,“我们是来找冥王通融通融,却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天心,一年前,有没有一个叫梦露瑶的魂魄进到冥府?”风铃问。

    “梦露瑶?”天心摇了摇头,“不清楚,一年前我还不是冥王,我马上找人去查。只是,你找她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魔界曾经有两颗驱魔珠。一颗在我身体里,另一颗在她身上。如今,我的功力有一半承自血魔,但却从来没遭受到魔功和反噬,我想这一定跟体内的驱魔珠有关。所以,我想找到另一颗珠子,让它能够化解血魔身上的魔性。”风铃道。

    “自远古以来,有仙便有魔。仙力再强大,也没办法彻底消除魔的存在。这些年来,血魔为害人间,正义之世始终无法彻底消灭他的元神,只要哪里有怨恨,他便会再次出现。若是有了辟魔珠彻底消除其魔性,让怨恨消失在这天地之间,那么世上魔也便就不存在了。”天心赞同地点了点头,“你且等等,我马上让人去查梦露瑶的去处。”

    稍过半顷,天心再次回到后殿,“梦露瑶未到地府报到,不知她是不是留恋人间,不愿轮回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一个可能,便是元神俱灭,从此消失在这个世上了。”风铃猜测着。若是梦露瑶还在世上的话,她会明里暗里跟着南宫傲,帮他做事。但是这一年里,她都不曾出现,应该是她设计她时,被南宫傲所杀。而依南宫傲如今阴狠的性格,她定是元神俱灭这个下场。

    “还有,那勾魂使者在这地府多少年了?”突地风铃想到这个问题,不知为何,一想到他,她的心里就有些隐隐地不安。

    “他有什么问题吗?”天心皱眉,他知道风铃不会问无用的问题。

    风铃摇了摇头,“不知道,只是觉得奇怪。他的功夫明明不高,可是为什么我走近他的时候,心里却有一种害怕的感觉?好象见到了天生的王者般,想要甘拜下风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洛君临搔了搔头,他知道风铃的直觉一向挺准,侧头看向天心。

    “他已经在这冥界呆了几百年了。自我这些天的观察,他是个尽忠职守的人。没特别出众的表现,也没出过什么差错。”天心道。

    “或许是我直觉出了错,总觉得应该是很熟悉又很危险的一个人。”风铃笑了笑,要问的已经问的,要见的人也已经见了,于是她道,“我们还有事在身,那就先行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风铃与洛君临离开冥界,才踏进圣灵族,眼前却是一花,洛铃心已经象八爪鱼似的扑进了风铃的怀抱。

    “娘娘!”她是真高兴啊。

    这一年来,见着别人有娘,却不知道自己娘是谁。最要命的是奶奶的态度,她只要一问爹娘,奶奶便不高兴,有时甚至还抹眼泪,害她只好在心里问这个问题。一次,她听别人提及,那似乎是指自己爹娘已经不在人世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但是,先前奶奶告诉她,刚才见到的那个女子与男子便是她的爹娘。知道这事,她便再也按捺不住自己激动的心情,等在了这里。

    “铃心,”风铃心里一阵内疚,自从铃心出世后,她并没有尽到做母亲的责任。她的脸紧贴着那张小脸,心里如同蜜般。

    “娘娘,”铃心亲了亲风铃,又张手将洛君临抱了过来,“爹爹!”

    “爹爹!”风铃蓦地一下被击中,心思便飞散开去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铃儿。”洛君临注意到了风铃瞬间的表情变化,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?”风铃笑了笑,心里却有些沉重地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俩回来了,”金兮言静静地看着她们,脸上露出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“母后,这一年来辛苦你了。”洛君临张开双臂,搂住金兮言。他自小调皮,没少让她担心,看得出来铃心也是个鬼灵精,在他与铃儿走后,到时也少不了要让她担心吧!

    “一家人,说这些话干嘛。母后能再看到你,真好!”金兮言说着,眼角又挂起了些晶莹的泪花。

    摆摆谈谈,不知觉便到了夜里。大伙儿各自散去,铃心很久没有见着爹娘,自是与风铃他们睡一处。

    风铃哄睡了铃心,却见着洛君临也已经睡了。她蹑手蹑脚地起了身,便向着屋外而去。

    原本,她是要再闯冥界的。只是,她刚出宫没飞多远,便见着一个人影。那影子看起来那么庄严不可侵犯,就象是天生的王者。

    风铃落在他的身后,望着那斫长的背影没有说话。可是,心里却有着不好的预兆。

    “有时,人的习惯真是个可怕的东西。”那人笑道,“你在冥界那一眼,我便知道,你会想起我是谁,那时便会迫不及待地来证明一些事情。你看,烟儿,为父很了解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真是你?你是勾魂使者?”风铃猛地摇头,不,现在的他并非鬼魂,怎会成了勾魂使者。

    第一卷  第二百五十九章 父女擒魔

    ‘“怎么?烟儿,很久没见到父王,都激动都说不出话来了?”魔君君无涯淡淡地笑着。使用138百~万\小!说网阅读器看千万本小说,完全无广告!

    对了,就是这种骨子里的冷意,这种王者之尊,即使他是在扮平凡的勾魂使者,也令风铃觉得不自在。

    “你,你为什么——”风铃皱了皱眉,面前这人是她的父王,只是这称呼如今叫出觉得别扭。她都经历了几世,只是她与他终究不可能成为陌生人。

    “以那逆女的功力,她能杀死父王?”君无涯唇边轻含冷意,说出来的话也是浸了无限的冷意,“那时,为父因为将驱魔珠植入了你的体内,正好觉得累了,让自己沉睡疗伤,所以才暂时让自己消失一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那,那父……父王如何在冥界?”风铃皱了皱眉,“那冥界的瘟疫也是你撒播的吗?”

    “你心目中的父王就是如此不堪?”君无涯摸了摸风铃的头,笑着,“渺儿,忘了你是父王最疼爱的女儿吗?”

    “我自是记得,你曾对我的好,”风铃觉得好奇怪,君无涯对以前的渺无烟那般地慈爱,而生为渺无烟后世的她为何会觉得他可怕且陌生呢?

    “自从父王沉睡醒来,魔界便就此凋零了。父王四处打听你的消息,才知道你也已经……已经去了。于是,父王便追到冥界,就这样用法术隐瞒身份,做了勾魂使者。”君无涯道,“你要知道,你的容貌已经改变了,所以父王见到你时差点没认出你来。但好的是,你身上的气息令父王想起了你。”君无涯为风铃解释道,看着风铃半信半疑的眼神,他叹了口气,慈祥地道,“虽然我们父女两已有些年没相见,但无论怎样,父王都如以前那般爱着你。只是,你看,你如今与父王竟生疏了许多。”

    说罢,君无涯再次长叹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父王,我——”看着他难过的样子,有一瞬风铃觉得有些愧疚。

    “父王此次来,是听说了血魔的事。”君无涯道,“以前觉得无所谓,这三界安逸了这许多年,有血魔为乱为父也乐得看笑话。但现在不同,你与血魔是对立的,所以父王要帮你除去血魔。”

    “父王知道血魔的下落吗?如今他收起魔气,我无法得知他的去向。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用魔石查出了他的下落,父王来此处,是想问你是否愿意与父王一道去。”君无涯道。

    风铃点了点头,“多一个人也多一个帮手,我愿意去!”

    “那好,还待什么?”君无涯纵身在前,风铃紧跟其后。

    人界, 风云楼。还未潜入后院,便听着后院里一声惨烈的叫声,风铃一惊,忙向着发出声源的地方而去。

    门被她闯开,屋里正是披头散发的南宫傲,在他面前,一位十五六的小女孩倒在了他的脚边,童舞阳则立在他的身后,表情淡漠,望着地上的死尸。

    想必是南宫傲魔力反噬,血瘾发作后,童舞阳为他找来了血源。她喜欢他,竟愿沦为他的帮凶。

    风铃灵力一凝,抡起灵剑,向着南宫傲刺去。

    南宫傲手一吸,将童舞阳当成肉弹向着风铃扔去。

    剑刺穿童舞阳的身体,笑在她的唇边儿绽开。生命在剑下游走,但她的笑声却是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忽的,笑声嘎然而止,她的声音略显悲凉,“我知道……我知道……你并不爱我……可是……这次你有事能够想到我……我还是好开心……虽然……如今的你是万人唾弃的魔……可是在我眼里……你永远是那个冷漠高贵的亲王……南宫傲……南宫傲……没有那个人会象我这般爱你……无论对错……只要你努力活下来便好……”

    童舞阳说得动情,可南宫傲却是无动于衷。他冷冷地站起身,望向风铃的眼神如同匕首。曾经,他有很多次机会可以杀掉她,但却没有下得手;如今,他想对她下死手,但却已经没有了胜算。

    他冷冷地望着风铃,然后他看到风铃背后黑影一现。

    那是他从来没见过面的一个人,只是同为魔,但从那人身上溢出的魔气竟让他也微微吃惊。他从来不知道魔界还有这么厉害的人物存在,他从来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烟儿,你且退后。他便交给父王我罢!”君无涯护在风铃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你是君无涯?”这个名字,已经很久没在这世上出现了。他不是历代魔王中功夫最好的,可是他却算得上是最有耐性,最懂机算的。

    “呵呵,没想到这个世上居然还有人记得老夫的名字?”君无涯笑道,“我本应该喜欢你的,只是可惜……”

    话一说罢,便是一道道手印向着南宫傲罩去。

    “黑暗手印!”南宫傲不敢小觑,运起护盾将漫天手印拦在护盾外。

    “父王,我来帮你!”风铃运起灵力,手印的力道猛增了数倍。眼见着南宫傲的护盾难挡,他一个飞身,退飞数丈。黑暗手印在他身边纷纷炸开,可他却安然无恙地落到了地面。

    “明月破!”风铃飞速前行,一阵小跑后身子半悬在空中。一点皎洁的月光自她眉心而出,越来越大,最后凝成一轮圆月向着南宫傲逼去。

    南宫傲退后数步,化为一道道黑烟散开。迈开那一轮圆月,冲着风铃而去。

    “烟儿,小心黑烟!”眼见着那黑烟便要缠上风铃,君无烈一把推开风铃,那黑烟便钻入了他的体内。

    风铃微拧了眉, 南宫傲的魔烟大法本是一记杀招,凡沾染上黑烟必死无疑。她原本就有足够的时间能够避过时间,可是君无烈却奋不顾身地拦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小心,”风铃喉咙一紧,想喊出声来,却见着君无烈已将那黑烟从身体内又拧了出来,这一招在他身上竟是无用的。只是饶是如此,君无烈也被这黑烟耗费了内力,他瘫软地坐在地上,脸色已是苍白无色。

    风铃松了口气,却见着南宫傲,已经化为了人形。他的手捂住胸口,想必刚才与君无烈相斗也耗了些功力。

    第一卷  第二百六十章 吸功大法

    “道亦有道!”风铃看准时机,肋间带风向着南宫傲而去。百度搜索138百~万\小!说网,en2百度搜索,南宫傲忙运力来接,风铃双手的力道便已压来,迫使他向后退移而去。

    两人退至一颗大树旁,南宫傲借树干之力,身子旋空,便已飞至风铃身后。风铃身活灵活一转,一个扫腿向南宫傲面踢而去,双手又腾出使出星落杀。

    漫天的剑雨向着南宫傲而去,君无涯看着两人的打斗,唇畔含笑,便又加入了进来。

    一时间,只见着人影、剑影、光影、幻影。等再清人形时,却见着南宫傲已单腿着地,胸前已经中了杀招。

    他拼命地想要站起,可是用尽全力也不过使自己的身体颤微了几下。他望向风铃,带着一丝耶谕,“本尊输了,原本本尊是有应该有着至高无上的法力,有一统三界的潜力,但是本尊大意,想将你的魂魄锁进身体。原本想要禁锢你生生世世,却没想但让你坐享其成,分走本尊一半法力。”

    一切都是情惹的祸,当初的不服气,想着她死都要她融进自己的身体里才解恨。却没想到,这样的念头却让他功败垂成。

    “还真要谢谢你当时没有让我魂飞魄散,若不是如此,我便不会以胜利者的姿态站在你的面前。”风铃步子缓缓地向他迈去。抬手,金光一现,便要摄魂收魄。

    她还是想着给他一个机会,不打得他魂飞魄散,而是通过冥王向天后求得一个将他放入乾坤池净化的机会。

    风铃刚抬手,君无涯便已快速地移至她的身边,左手准确无误地接住风铃的手,右手按向南宫傲的天灵。

    “你要吸功?”感受到体内的内力源源不断地向着君无涯而去,风铃谔然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!本王等这个机会等了好久了。本王身体受限,突破不了上乘的魔功,所以功力赶不到以往魔王,常被仙界欺负。本王下了很久的决心,想让人放出封印的血魔,即使是尊他为王,本王也愿意,只要魔界变得强大。只是血魔被封印在仙界,如何唤出。正好那时,你为了一个臭神仙,不愿为魔。魔有什么不好?本王最爱的妃子因产你而亡,本王又如此疼爱你,可到头来你如此嫌弃本王是魔。”说到这里,君无涯已是愤慨难当,“你要成仙是吧!本王便助你,只要你有那个命。知道吧,用驱魔珠驱除魔性是很危险的事,搞不好便魂飞魄散。不然梦露瑶那丫头为何不敢用此珠,而是将它置在身上。当然,所有的这些,都是因你同意当时解开血魔封印为条件的。仙魔的生命很长,反正本王有的是时间等。却没想到,等到梦露瑶那个逆女弑父,等到你将本王的命令忘得一干二净。”

    有这样的事吗?风铃微拧了眉。怪不得,即使在她的记忆里,君无涯对她千好万好,可是她却嗅出了些危险的因素来,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来。或许因为她不是渺无烟,未受那亲情所惑。

    “烟儿,那梦魇的滋味可好受?”君无涯笑了笑,仍是一副慈父的模样看着她,“你知道的,不听话的孩子,父王可不喜欢。所以,你这会儿不要抵抗,待父王吸取你们的功力,你还是父王最喜欢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说你的身体受限,突破不了上乘的魔功吗?既然如此,你吸功又有何用?”风铃努力遏制住功力外流的速度,艰难地问。

    “此一时,彼一时,你以为父王这千年来的修行是白费的呀!父王的体内吸收了冥界和魔界的阴寒之气,早已弥补了身体的缺陷,何况这些年其他魔功无所长进,吸功大法却是练到了上乘。这些日子按兵不动,是想着不劳而获,坐收渔人之利。不过,没想到血魔这么没用,即使败在儿女情长之上。所以,本王还是决定自己动手。”君无涯一笑间,手一用力,加速了功力的流动。

    “不过,还真是天助本王。你体内的魔功因为避魔珠的缘故使你不受魔功反噬,本王只要将南宫傲的这一半功力,流经你的身体,再吸入过来,那么本王出不会受到魔功反噬了。烟儿,你终究是为父王做了一件好事。”君无涯笑着,满头的发丝爆开,如同一条条金蛇,张扬在空中。

    风铃冷冷地看向君无涯,“当年,隐逸与血魔一战。血魔明明受了重伤,可却在神兵的眼皮底下被人挪走。梦露瑶没有此种本事,我想一定有你的帮助吧!这些年来,你一直想要吸血魔的功力,只是你怕受功力的反噬,所以你便让梦露瑶唆使南宫傲吸功以做实验。后来,看到魔功反噬后,南宫傲处于疯癫嗜血,你便暂时放弃吸功的打算,决定再寻解决方法。那冥界的瘟疫是不是你的杰作?”

    “看到血魔开始进攻人界,本王只是想为他进军仙界做做铺垫,却没想到天心那小子,竟然破坏了本王的计划。若不是,不想引起不必要的麻烦,本王早就除去他了,不过无碍的,用不了多久,本王不喜欢的东西统统会消失。”他仰天长笑,那么多年的愿望,在此刻便要成真。他能感到全身的毛孔都在张开着吸收着这功力。

    “你将我引到此地,消耗我与南宫傲的内力与体力后,想得逞已欲。可是你却不知道,吸功大法,我也练过。”风铃眸子一闭,努力往回收着功力。她知道,自己所练境界远没有君无涯的高,可是她的字典里永远没有放弃。

    “逆女,非要与本王作对不可?”君无涯是真的生气了,因着她的母妃,他一再原谅她。就是先前,他也允诺,她永远是他最喜爱的女儿。可是,为何她还要与他作对。

    风铃不再答话,她用心回收自己的功力,尽管君无涯向一堵强大的磁场,她也要拼尽力气将功力往回拉。

    第一卷  第二百六十一章 等她醒来

    不知何时,南宫傲也恢复了些体力,他也曾练过吸功大法,虽然他明白,如果梦露瑶是受君无涯的指使,自是不会将最精深的口决传于他,但是此时的他也开始用吸功大法回击君无涯。en2 138百~万\小!说网网 网他可是血魔,先前一战精疲力竭,可是这会儿君无涯与风铃说话之际,给于了他喘息。高手对决本就是须臾之争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本王倒也小看你了,”君无涯感受到身体两边都有强烈的吸力,冷冷道,“只是可惜,我已经吸取了你们的一些魔功,你们如今反抗也为时已晚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两手一个使劲,三人便悬空而起,在空中高速地旋转了起来。一时间,飞沙走石,乌云蔽日。

    似乎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,又似乎是在须臾之间。风停了,三人落至地面,还是原先的姿势,可明显地看出风铃与南宫傲只是强弩之末。南宫傲的功力经由风铃的体内洗礼,再源源不断地向着君无涯的体内而去。

    只是虽是如此,君无涯也不敢有丝毫的放松,三人间的对垒,稍有忽略,便是全盘皆输。

    风铃银牙紧咬,全力相抵。南宫傲也自是拼命为之。旋风再交刮起,从君无涯身后刮来。

    君无涯自知强敌靠近,一个转身换位,大刀使插入风铃的体内。没有丝毫的犹豫,风铃一个转身,转到君无涯的怀前,用力的一个穿刺,大刀从她身体内穿过,没入君无涯的躯体。

    而此时,那股风才凝成|人形,正是洛君临。那奇怪的天象惊动了他,这才发现风铃已经不在身侧,这才寻着天象而来。

    “铃儿,”洛君临抱住倒下的风铃,恨恨地望着被鸣鸿刀插中的君无涯。

    魂魄离体,是法力最弱的时候,他念起咒语,想收君无涯的魂魄。却听南宫傲大吼一声,凝力于拳,将君无涯的魂魄击得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君无涯一死,南宫傲的眸子便阴冷地看向洛君临。

    洛君临一惊,拿起鸣鸿刀,准备战斗,却见着南宫傲俯面倒下。

    和风铃一战,本就已经力竭,凝起一丝体力后,又与君无涯对峙了这么久,他早已经是油尽灯枯。

    “洛君临,收了他的魂魄交给天心,让他向天后求得一个净化血魔的机会。”说话间,却见着风铃的身体慢慢淡化在空气中,几乎透明。

    “铃儿,”洛君临只觉得心里一窒,他知道以她一个魂魄被这神兵一击,唯有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经历了这么多,他们还是不能在一起么?风铃静静地笑着,象空谷里的兰花,美得静默。

    她的手向着洛君临的脸庞抚去,虽然触不到实体,可她心里好高兴。

    虽然这一生短暂,但是却找到了不可替代的那一个人。只是,若是能有下世多好。

    不哭,他不要让她看到的最后画面是他的哭泣。此生有她,已是他最大的幸福。虽然相处的时间不多,可是却那么地刻骨。

    “你笑着,真好看!” 是的,他笑着真好看,她一辈子都看不够。他笑着真好看,她只愿他永远都能如此笑着。

    洛君临凝望着风铃消散的地方,轻轻一笑,“铃儿,这个世上没有你,那么我也没有存在的必要。生,有我陪;死,有我陪;灰飞烟灭,也要由我来陪。”

    他望向倒在一旁的南宫傲,手一伸,将他的魂魄收起。风铃最后一个愿望,他会替她完成。

    三年后,圣灵族

    琴声低婉缠绵,象是情人间的低语,让人忍不住沉醉。

    洛君临一边弹琴,一边望向塌上的风铃。

    洛铃心在他的身旁,玉手托腮,一双清透的大眼睛盯着风铃。

    “爹爹,娘怎么还不醒呀!”

    “心儿,想娘了吧!”洛君临温柔地笑着,眼神望着塌上的人儿,更是黏得腻人。

    他一切的幸福,都在这等待和期盼中。

    因为,这一切,在他看来已是天大的恩赐。他原本是想着与风铃一道永远消失在这世上的,天后念着二人除魔有功,助他还阳,还动用众仙之力将风铃散去的魂魄收集了起来。

    虽然,风铃的魂魄收集完整,但终是受了重创,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够恢复的。

    “总有一天,娘会醒来的。”洛君临道,在他看来,风铃不过是睡了一个好觉。这一觉或许会很长,他会静静地等她醒来。

    ☆☆☆正文结束☆☆☆

    结束语

    =
: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