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越之双剑缘第13部分阅读

    么简单,那个被推出来的公子哥,十之□□是恰逢其会的替罪羊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当初的6沄盛不知道是已经猜到,还是想要永绝后患,去灭了杀手楼,顺便找到了真正的幕后,所以才有了西勒成家的被灭。

    当初的那惊天剑气,他们错误的将其当做了展剑皇所有,但是其实,那是6沄盛第一次展现皇阶之危的事迹,展剑皇不是从未表过态说是他做的了吗。如今想想,绝对是6沄盛做下的事情,是他们搞错了而已。

    西勒成家被灭的缘由总算是有了,原来他们得罪的皇阶就是6沄盛,如今的西勒成家,早就从一流世家沦落,如今还有几分势力又能够如何,就算知道了,家主被灭是因为6沄盛的关系又如何,就像当年他们觉得是展冽渊做的,只能咬牙承受,如今6沄盛的地位身份,和当初的展冽渊有什么区别,他们依然只有咬牙忍受。忍受着那些仇家的奚落,忍受着被迫害,忍受着世人因为对皇阶的畏惧,而对他们的避讳。

    只是这两件事情,就让看到了6沄盛这个横空出世的皇阶,绝对不软柿子可以随意拿捏的,6沄盛的皇阶是沾了血色的,他杀的人或许没有老资格的皇阶们多,但是只要他想杀,他也会杀人的。

    当这两件事情的猜测和6沄盛挂在一起了,熙平王在惊讶之余,也找6沄盛询问真相。

    “杀手楼的事情是你做的?”熙平王看着弹琴的6沄盛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我做的。”手指拨弄着琴弦,不成音调,但是优质的琴音让着不成调的音节也非常清澈动听,“真以为我会信,是那个公子哥做的,我一路摸过去,找到了杀手楼的总部,做掉了他们楼主。”6沄盛弹琴的姿态看起来如此娴雅,出口的话却让人怎么觉得粗鲁,“柳老就是我从杀手楼带回来的,杀手楼的产业和情报,全部都被柳老给带走了。”

    熙平王从6沄盛这里得到了真相,早有预料,但是依旧震惊,心中更是差异柳老的来历,原来柳老是杀手楼的,难怪查出来的身份来历总觉得奇怪,原来果然都是假的。听闻了柳老的真实来历,熙平王开始担忧了,“柳老可信?”6沄盛灭了柳老所在的杀手楼,柳老会忠心。

    “我没信过,不过,柳老能够把我怎么样呢?”6沄盛自负的笑道,他不需要信任柳老,只需要把柳老用好就行了,财富、地位,如今他却吗?就算柳老把这些东西全部卷走,他一样可以重聚,皇阶,从来不缺凡俗的财物,地位,皇阶就是他们的权威地位。

    柳老想要杀他,也要看他有没有这个能耐,正面对上,柳老没有胜算,暗杀,当年和世界为敌,被整个世界追杀,被黑暗世界暗杀的经验,他丰富着呢。就算是下毒,也要拿毒药能够对他有效。浑身上下无懈可击的6沄盛,一点都不怕柳老会造反。再说了,柳老的人品还是可以期待的,既然说了忠心于他,那么柳老就会忠心耿耿。

    叛离皇阶,自立门户,柳老会这么蠢,不给皇阶使唤,给别人当下属,也不看看你们是什么门第,这世上,谁能够比皇阶家的门槛高。柳老在6沄盛这里,可是备受器重,主管一切事物,身份地位只在6沄盛,好吧,再加一个展冽渊之下,就算是熙平王和淑惠公主明面上是主子,但是对天阶的柳老,也是要敬重的。这待遇,哪一家还能给。还有,这里有一个被他当做亲人的任耀是6沄盛的门下,柳老想不出,有什么理由,要离开或者背叛6沄盛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知道就好。”熙平王看着自负的6沄盛,也不知道说什么,儿子自从成为皇阶之后,作为父亲的感觉总是很奇怪,一方面是骄傲,一方面是觉得老了,儿子大了,能够自己决定了。以前作为父亲,熙平王总有种权威感,可是如今,这种父亲的权威感消减了很多。不过,不管怎么样,盛儿都是他儿子。

    “放心放心。”6沄盛的指尖挑起了一个高音,音质响亮。

    “那西勒成家是怎么回事?”杀手楼的事情,已经确定是6沄盛做的,那么死对头的西勒成家呢?

    “这是父王的错。”6沄盛埋怨的看着熙平王,就像以前一样,用着孩子气的表情,让熙平王心里作为父亲的权威感微妙的抬头。

    “怎么是父王的错?”熙平王莫名其妙,对6沄盛的指责。

    “西勒成家和我们家一直有仇,这是世仇,但是对我的暗杀,全部都是因为父王的关系。”6沄盛不爽的说道,他完全是被无辜牵连的。“你杀了西勒成家家主的儿子,人家要你也尝尝丧子之痛,所以找上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。”熙平王脸色沉怒着,不是对6沄盛,而是对西勒成家,竟然敢打他儿子的主意,该杀。

    “想要杀我,我怎么放过他,所以,我就杀上门去了。”6沄盛随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杀得好。”熙平王赞道,对6沄盛当初的决定,完全没有意见,如果当初6沄盛告诉他,他一定会和6沄盛一起去,亲自杀了西勒成家的那个家族,给盛儿报仇。

    听到熙平王的赞,6沄盛笑眯眯的继续说,“顺便削了他们家的城堡,谁让那城堡看起来比熙平王府还有威风。”糟了,似乎说错话了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“熙平王瞪着6沄盛,这时候,作为父亲的权威全面开始释放。

    “我说,削了他们家的城堡,为那些死在西勒成家手上的先辈们报仇。”6沄盛立刻改了说辞。

    “做得对。”熙平王又一次赞道,但是心里却想着,难道说他们熙平王府的府邸,真的差西勒成家很多。是不是要改改?如今熙平王6家已经成为天下顶级家主,就算逾越了臣子的制式,把熙平王府改建的比皇宫还有大气,也无人可以非议什么。

    还是算了,忠君了这么多年,因为盛儿的缘故耀武扬威,狐假虎威,熙平王还做不到这种事情,恪守臣子本分,因为家族的荣耀不是他带来的,而是他的儿子,作为他自身不该用儿子的辉煌,来毁了他前生恪守的东西,就算有这个想法,也该是以后的家主了,而他已经退下家主的位置了。

    “你还有没有做其他什么事情,瞒着我?”熙平王觉得自己应该多问一下,他可不想再突然被什么事情给刺激到了。不过,自从盛儿成为皇阶,和展冽渊在一起的事情经历之后,这世上能够给他刺激的事情不多了。

    6沄盛开始想,“偷阅各门各派的秘籍算不算?”6沄盛还真是坦白从宽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熙平王惊跳,指着6沄盛,“这种事情你也敢做?”被那些门派知道了还得了,“那些秘籍呢?”熙平王悄声的问道,“有没有适合我的?”正在瓶颈的熙平王,也是很需要借鉴一下的。

    6沄盛有66续续的说了些事情,说道,“偷了牡丹花城城主的牡丹。”

    熙平王对这件事情一点都不关心,作为大男人,对牡丹没什么爱,交待了一句,等花开的时候,让淑惠公主观赏观赏。
: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