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行逆天第22部分阅读

    上面那个大正王难道就不用呼吸的?

    他在上面干什么?

    想到这里,胆大包了天的方天也浑身一阵寒意涌了上来!

    时间已经过去很久;

    天都黑了,外面太监也已打着灯前来,在堂内柱上将灯笼一一挂上,再点燃,又一一无声地退下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方天心里狂呼着,要打要杀,你老人家倒是给个话呗;

    沉默,只有沉默!

    又过了不知道多久,方天这才听得大正王咳了一声说:“下面站的是何人啊?”

    方天听这声音倒是无喜无忧的,他却心里那叫一个苦啊,这位大正王敢情是有健忘症吧?这都多久了,才想起来身前有个人吗?

    话说是你叫我来进见的,我是谁你还就能不知道了?

    想着,心里一通腹诽,方天却那敢多话,他只是低声答道:“小子方天,拜见大王。”

    说完他才低着头,微抬起眼角,向上瞟了一眼;

    这一眼看去,方天也是吓了一大跳,就见前方王座上大正王手上已经一紧,这时大正王手持的一似刀状的物体,此物却早已经在大正王手里一握就变了形状,却有一道铁水自大正王手上流下来,地下玉砖被烫得“嗤、嗤”作响起来。

    方天不由一股凉气从椎底刷地冲上头来,他头皮也是一麻;

    这大正王莫不是持刀对着自己已经发恨良久了?

    方天从心底向外的这一凉,还未缓过劲来,就听大正王又是大喝一声,“你不是一向胆子大的很吗?这会儿怎的声音这般地小了?”

    方天听了问话,越发的低声说:“小子本就胆小,这会儿更是战战兢兢,声不敢出了!”

    大正王听方天如此对答,不由也再次怒笑道:“呵呵!你这是自恃有些小才,以为我真不能拿你如何了?”

    方天听大正王这话里裸地露着一股威胁意味来;

    他不由身上已经干了的汗,涮地再次如瀑而下;

    方天这时连忙又是一揖说:“小子那里有什么才能可以自恃的!只是大王怜惜小子而已!”

    顿了一下,方天才又加了一句:“大王如要拿小子如何,小子还不是在大王手里要圆就圆,要方就方的。”

    大正王怒目而视,心想这小子也算是我红月国的大才了,如今这小小的就文武双全的,怕将来还有大用的,这话说的也是十分的漂亮,只这口气如何才出得了。

    想着竟恨不得一掌下去灭了他,又有些不舍,再说如果这一掌下去,家里的一帮女人,尤其是王后那里铁定不会与他善罢干休的,又想起女儿与他的那一次聊天里说的话,这个傻傻的女儿竟也是向着这小子说话的,这一想大正王不由心里火儿腾地起来了!

    恨恨的良久,大正王才静了下来;

    他这才静下心来,遂沉声问方天道:“那你自己说说,你都那里做错了,再说说,你认为要我如何处置于你才是妥当的啊?”

    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,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!

    正文 第75章蒙混过关

    方天这时就傻了,我那做错了,不就是说了配不上您女儿吗?这也算错,难道你要订亲,就必须我兴高采烈的?没道理,还处置我,我总不好让你赏点啥吧。

    想着方天就犹豫起来。

    大正王见难住了他,心里方觉得出了点气,却不愿这样放过了他,又哼了一声说:“你平日里不是伶牙俐齿的吗,难道还要我催你?我这一催,怕是你就受不得了。”

    方天眼珠子转了一下,左右看了一会,思量着却小心地说:“小子错在不该找借口私开“诗社”为自己扬名。”

    抬头看大正王还是一否不置可否的样子,心里哀叹一声“妈呀,检讨的深度不够啊。”不会是要凑够一千五百字吧。

    接着方天又硬着头皮继续检讨着说:“小子这一向以来,不该太张扬,处处表现自己,严公来家里告诫小子,让小子谨慎一些,小子年青,却还是不懂的,如今这一教训,小子才明白自己是才疏学浅,实在是不敢当大王与王后厚爱,小子今后定然痛改前非,努力向善。”

    再偷看了一眼大正王,见大正王仍是面无表情地正看着他呢,不由心里一慌张,接着说:“小子请辞去“文渊阁学士”之位,请封还大王所赐府邸,从此闭门思过,不敢再轻惹事非了,还请大王责罚小子”

    大正王听到这里,心里怒气方熄了些,这小子还明白点事理,辞位退府,不过这样怕是王后那里却交待不过去。

    想了一会,大正王也时真没有好办法处置这个自以为是的小家伙了,这事又不好张扬得满天风雨的,他不由怒哼一声喝道:“你这职位,府邸却那样不是我给你的?这是你想退就退了的,你且回去罢,这些账啊,我这都一一记着呢,找个时间我才与你一起算。”

    方天奉命唯唯而退。

    出得大堂,才发现这一身冷汗,他心里暗想,这可是给方家招大祸了,这下可是被大正王惦记上了,这可如何是好啊。

    来到门外,却发现一脸惨白的爷爷,见他出来,只有气无力地看着他问了一声:“小子你还活着呢?”

    说完这老爷子已经自顾自地扔下方天就走了,说句实话老爷子在红月在这个世界呆了多久了,他如何能与方天一样不知厉害啊,得罪了月家,还能活着的,在这个世上怕是只有那几个修真大派了,只在这红月王国,月家想灭方家这样的世家,那也是一句话的事,这个小家伙还在这里显摆,真正的不知死活啊。

    方天见老爷子扔下他就走,仿佛避开一个瘟神一般,他唯有看着天,不由无语地欲哭无泪了。

    这之后自然是方天按月参加诗社,偶尔客串下诗人,作几首小诗了,这些日子他也与玉秀公主见了好几面,对这个救命恩人,方天自然不敢怠慢的,慢慢地方天、方片、方雪、严蕊、玉秀公主竟成了好朋友了,这时没有了订亲的压力,五人都放开了心思,竟然也开始无话不谈的,这才是应了那一名“有心载花花不成,无心插柳柳成荫”了。

    好日子终是不久,这一年,雪儿与方片却都达到了阴木大成,家里派人跟着带二人游历天下,而方天那里放心,吩咐方立跟随保护。

    而朵儿也学着方立进入方天布下的“三才阵”中,方天灵识这一引,却忽有所感,告诉方天一声,就去闭关冲击金丹了。

    方天父亲也离家而去,这会儿不知去做些什么了,临走前,他却说儿子长大了,随手将夜卫交于方天管理,方天如今又多了一项事务。

    坐在小院内,方天看着手里的卷宗,才明白方家还是有些实力的,夜卫共有十余万人,分为“夜刺、夜杀、夜探”三卫,夜杀与夜探人数较多,占八万多,这夜刺却只有一万多人,却也都是接近筑基的高手了,方天今日召三卫前来议事,他要好好谋划一番了。

    这还是方天第一次有自己的势力了,他想着,我一定要想办法摆脱这种命不由己的局面。

    在小院内,就见数十人藏在方天小院树木草从中,四人在府内议着事,从窗外看去,方天脸色也变的阴沉起来。

    听完几人汇报,方天才知道这些傻x门连日常开销也在家里领,居然与明卫、虎卫、直卫之间调入调出人员。

    方天暗骂这些家伙还能用吗?还叫夜卫,这不是明白人都知道吗?

    方天心里骂着却看着这三人笑着说:“这首先呢,我去找爹爹与家主,要些产业过来,你们先管着,你们各自找些家里家外的年龄小的带来我先看看,今天先到这吧。”

    叹口气,方天已挥退三人,自己发起呆来。他在想如何能让这夜卫真的象夜里出没的幽灵般。

    方天已经十六岁了,方片、方雪早已由方立带着数十虎卫护着一起外出历练几年了。

    如今阳木大成(筑基)的方天早在达到筑基就奉命进入内门学习了。

    此时他大多数时间还是用在了练习“弹力体操”、学习《阵法大全》上,这些是他老师传给他的,这两门老师教的功法、阵法如同永远没有顶点,练了十年“弹力体操”研究了六年《阵法大全》却仍然没有摸到门处。

    如今方天只是每日偶而抽时间练练的《青木诀》都已到达了令世人不敢致信的筑基初期,然而老师教的法子他却没有感受到境界的提升。

    如今他已能布下数千种阵法,了解数万种阵法,但他却始终少了个契机不能达到布阵的第一个境界“天地合一”。如今他的身体已逾钢铁,气血已旺盛至极,却始终不能达到练体的第一步,自如地控制“三头六臂”并开始运用体术的拳法“如若无物”。但这阵法及拳法却印入他脑海,让他无比向往,虽然这仅是第一步,他却向是在地狱仰望天堂,一个字“远”,两个字“遥远”。

    到现在他才知道,他不是个废灵体,却是个废阵师,废修体者。

    今天他又练了四遍“弹力体操”,在脑海中想了会,用阵盘布下了一个的“王行八气阵”来布完阵,以灵识激活,在阵中感受着与“三才阵”的巨大不同,心想如果在体内布个“五行八气阵”来会如何呢?演变着阵法的诸般变化,最后在阵中做了遍“弹力体操”感受着变化。

    练罢,起身向潘夫人告辞,走也自己府院,向城外方府内门而去。

    不觉来到了朵儿闭关之处,看了一眼,朵儿如今还在闭关,一年多了,也没有一点动静,方天倒是不担心,洞府一直有内门神卫的人照应着,不会出岔子,只是有点想这个朵儿姐姐了,别看朵儿平时不声不响地,有她在身边却让人格外踏实。

    在仍没有动静的朵儿洞府处呆站了十几分钟,方天叹了口气,想着这些年来朵儿在身边侍奉时的舒适,心里暗骂着方片和方雪,这两个没有良心的,亏得自己还不放心让方立去照顾他们,也不知道送个信。

     shubao2
:.